87玄幻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采夜集 > 卷一 姜汁牛奶(1)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,大晚上的,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?”一位50岁模样的男子轻声说道:“赶紧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掩面哭泣的姑娘抬起头,眼眶边还有些许泪痕,她缓缓看向男子,默不作声,标志的五官,齐肩微卷的头发,一套深蓝色的正装,约莫可以猜出,她是一个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的女青年,应该是受了委屈,不然,也不至于快要00:00了,还一个人蹲在街角哭泣。

    看到姑娘梨花带雨的样子,男子有些不忍心,这是K市一处商业区的小侧街,位置有些偏僻,街道上也没了别人,一个姑娘家的独自在这里,总归不安。

    男子一直站在姑娘身边劝导着:“来,先起来吧,一个人的,要注意安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子柔和的劝导,姑娘终于缓缓站起了身,蹲的时间略微久了脚也麻了,刚站起来,姑娘不免踉跄了两步,男子伸手扶了她一下,看到姑娘站稳,他便迅速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姑娘还有些迷茫,看得出心里在想着事。

    男子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姑娘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男子:“那,赶紧回家撒。”

    姑娘又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男子想了想:“我在前面开了个店,要不,去我店里坐一下?还没打烊呢,去喝点东西也好。”

    姑娘想了想,确实不想回家,那就去店里,一个人坐着喝点什么也好,反正也没睡意,就在外面多待一会好了,想罢,她朝男子点了点头,然后跟在男子身后,朝一家新装修的店铺走去,姑娘自始至终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走到侧街尽头,一家新装修的店铺出现在眼前,“采夜居”,一家轻餐店,铺面大约300平,LOFT装修风格,工业风里又融合了简约的气息,看上去很是精致。店里摆放了四张大桌子和六张小桌子,临正街一侧,老板在墙上开了窗,可以一面吃东西一面看看街上的风景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年轻的男店员在餐台那里擦拭着餐盘,看到二人走进店里,男店员朝姑娘热情的说了一句: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男子安排姑娘在临窗的一张小桌坐下,然后示意男店员过来点餐。

    姑娘第一次开了口,轻声对中年男子说道:“谢谢老板。”

    男子微笑道:“我叫弗莱,叫我老弗也行。”

    姑娘笑着点点头:“好的,弗莱。”

    男店员拿着一本手绘菜单走到桌边,弗莱示意他招呼好客人,便先返回餐台了。

    男店员微笑道:“您好,现在店里还能做些小食,饮品的话,推荐您尝一下我们店里的热饮。”

    姑娘:“嗯~小食就不吃了,我就喝点热饮吧。”

    男店员:“好的。”然后他把菜单翻到热饮清单处,双手递给姑娘看着。

    姑娘端着菜单,有些尴尬的抬眼望着男店员问道:“这个~我有选择障碍,您,您给推荐一些热饮吧。”

    男店员:“嗯,店里有两款热饮,点单的人比较多,一款是陈皮红茶,微甜,另一款是姜汁牛奶,味道很刺激,第一次喝的人都觉得有些重口,但是很上头,我们才开业十天,这款热饮的回头率最高。”

    姑娘:“姜汁牛奶,是姜撞奶吗?”

    男店员:“不是,姜撞奶类似补丁了,姜汁牛奶不凝固,就是饮品,里面有生姜汁,还有生姜颗粒,喝下去很暖胃,也很助眠。”

    姑娘:“好的,那就要一杯姜汁牛奶吧。”

    男店员微笑道: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环顾店铺,有特色的装修风格,暖色调的照明,加上店里轻声播放着蓝调爵士风的音乐,整个店面让人感觉温馨至极,姑娘原先的焦虑情绪,也慢慢舒缓了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,她点开副总经理下午发来的信息,虽然隔了好几个小时,但是她看着信息里的内容,仍然觉得字字扎心。

    白铭青副总:“夏朵,这个方案今晚请修改出来,小组的成绩影响到各位组员的年终考核,请务必上心,你是第一责任人,如果再出问题,后果自行考量。”

    夏朵,29岁,诗学设计公司女职员,在公司里工作了六年从不敢懈怠,一路拼命,现居企划总监职务,30岁不到的姑娘,能走到这个位置上,可想而知她付出了多少努力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公司接了一项业务,公司分了三个小组负责这条业务的企划方案。

    一小组的方案第一轮筛选就被公司否决,夏朵带领的三小组方案,在近两次公司内部评审中,一直是高分,没想到今天上午在公司终审环节中,自己小组的方案与二小组方案的其中一章节内容重复,领导发了火,两份方案出现雷同,大有抄袭嫌疑,至于谁抄袭了谁,公司没有过多深究,只让各队自行解决,明天前重新拿出方案,不然就按公司制度从严处理。

    夏朵委屈,因为重复的章节内容,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琢磨编制的,方案也一直在小组内容流转,细想一番,原因定时出在自己小组的组员身上。

    三小组的主管领导是白铭青副总,一向与二小组的主管领导周向南副总意见不和,两个小组的PK,实质就是两位副总的PK,加之公司最近加强成本管理,实行末尾淘汰制,一小组的方案被否决后,已经有一位员工被辞退,二小组、三小组的人自然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白副总也知道三小组内部出了问题,他没有言辞激烈的批评夏朵,但是给夏朵发送的微信信息,足以让夏朵的高压工作状态,再次加码了一层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三小组的组员里,有一位名叫楚江的男同事,加入公司一年,脑子很灵活,但是工作上略微毛躁,夏朵一直提醒组员做好方案保密工作,但是她隐约记得,有一天楚江的电脑屏幕还亮着,他就出去走道上讲了大概10分钟的电话。二小组的一位组员两次路过楚江的工位,应该是看到了江楚电脑上的方案,给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朵今天一直组织小组成员修改方案,这些细节她暂时不去计较,待到方案过审后,她再细细调查。

    方案一直修改到23点才能通过白副总的审核,加班到深夜,加之自己觉得委屈,所以,加班结束后,她便来到公司附近的商业区走走,不想自己无意绕道小侧街,看到街上无人,委屈的情绪趋势,自己便也蹲在街边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出门扔垃圾的弗莱返回店铺时抄近路,绕行至侧街,看到姑娘孤身一人蹲在街边,不免担心,所以,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