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玄幻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采夜集 > 卷一 姜汁牛奶(3)
    上周夏朵组织小组成员重新修改的方案,得到了客户的认可,公司也拿下了新一单业绩。鉴于此,之前小组里方案出过纰漏的事情,公司领导没有从重处罚,虽然可以功过相抵,但是夏朵和组员还是挨了一点经济处罚。

    经过细致调查,确实是组员楚江没有做好方案的保密工作,白副总在得到问题反馈后,对楚江进行了一次单独的谈话,此后,楚江毛躁的性子变得沉稳了一些,夏朵开展起工作来,也顺心了许多,这次事件,就此划过。

    公司里又接到了一个新订单,夏朵开始组织组员编制新的方案,又是忙碌的一周。

    周六,21:45,组员和夏朵告别,各自回了家,夏朵坚持要再检查一遍方案,只剩她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。

    微信提示音响起,点开一看,是白副总的留言:“小朵,在加班吗?”

    夏朵回复:“白副总,在看着方案初稿,检查没问题了,周一就给您审核。”

    白副总:“在公司吧?”

    夏朵不想邀功,答到:“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白副总:“别太辛苦了,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夏朵:“谢谢白副总。”

    白副总:“小组工作有你带队我就放心了,我们是一个tea如果工作上实在有什么难处,你就和我反馈,你很棒,相信你哦。”

    白副总的言谈举止,总是带有一些暧昧的气息,夏朵不喜欢这样的风格,碍于这是自己的主管领导,不好反驳,一直以来,她都是小心的维护着自己和领导的关系。

    夏朵:“同事们都很用心,谢谢白副总的信任,您放心,我们会认真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同事间隐隐约约传播过,白副总对夏朵有些恻隐之心的闲言碎语。白副总和夏朵这种直属的上下级关系,如果两人走到一起,其中一个人必定要调整岗位,严格说来,其中一个人很有可能要从公司离职。

    夏朵好不容易走到这一个岗位,她当然不会让自己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,她本人对白副总也没有什么感觉。但是,天长日久的,如果同事间的传闻不停息,自己和白副总的关系,假的也要被说成真的了,到时候公司找人谈话,自己还真的有些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到夏朵回复得过于客套,白副总也没有继续发送其他信息。隔了一会,看着白副总没有回复,夏朵终于舒缓的喘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坚持到22:15,夏朵眼睛有些刺疼,她扭了扭脖颈,然后关好电脑,拎着包回家了。

    电梯下到四楼,“叮”的一声停住了,这是写字楼里的另一家公司,夏朵心里狐疑:“周末晚上的,怎么,其他公司也还有人加班?”

    正想着,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夏朵惊喜道:“咦,五知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望着夏朵也笑着说道:“嘿,你好,怎么,你在这里上班?”

    夏朵:“是啊,我在十六楼呢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: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电梯到达一楼,两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缪五知继续说道:“我过来送餐呢,有个熟客在四楼上班,今晚加班,刚点了一份宵夜,我给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朵:“呀,你们也送餐的吗?”

    缪五知:“送呀,有时候附近的单子,我也会接手跑跑。”

    夏朵:“那好呀,以后有需要了,我也点个单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:“可以的呀。”他突然反应过来,问道:“怎么,你今天晚上也在加班?”

    夏朵:“嗯呢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看着夏朵有些疲倦的面容,热心的说道:“不然,去店里坐一会吧,再喝一杯姜汁牛奶。”

    夏朵开心道:“好,走,放松一下也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面说笑着,一面朝采夜居走去。

    店里还有三位客人,两男一女,看上去是17、18岁的模样,其中那位姑娘还穿着一身改良版的汉服,俊俏的模样在汉服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可爱。

    三位客人聊得开心,没有注意夏朵的到来。

    看见夏朵走进店里,弗莱开心道:“嘿,姑娘,欢迎,好久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朵笑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弗莱:“今天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夏朵:“继续姜汁牛奶。”

    弗莱:“好勒,你随意,找个位置先。”

    夏朵看了一眼,离餐台最近的地方有一张大桌,她指着桌子问道:“我坐大桌,不影响吧?”

    弗莱笑道:“没问题,请坐,离近点也好,和我们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提包,靠着高度合适的椅子,望着这间温馨的小店,夏朵微微笑着,不知道为什么,两次走进这家小店,总会让她莫名的放松,虽然她和弗莱、缪五知只见过几面,但是,两位男士的身上有一种亲和力,让人相处起来格外的轻松。

    弗莱备餐期间,夏朵和他们聊了几句,就在这时,“喵”,一只小白猫从厨房的侧门跑了出来,一直走到了夏朵的脚边蹭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朵开心道:“呀,好可爱的猫咪。”说罢,便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猫咪的头,小白猫也顺势蹭着夏朵的手。

    弗莱:“嚯,这小家伙喜欢你呢,别的人它摸都不让模。”

    夏朵:“嘿,真的吗?弗莱,我能抱抱它吗?”

    弗莱:“可以啊,它叫长尾,平时喜欢待着二楼的小隔间,今天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下来了,你不介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夏朵:“哪会介意,这么可爱的小家伙。”轻轻托起长尾抱在怀里,柔然的毛、有温度的气息,不消一刻,猫咪竟在夏朵的怀里发出了舒服的“咕噜”声。

    缪五知端着牛奶来到餐桌前,长尾也没有离开的意思,一股劲的躺在夏朵怀里。

    放好牛奶,缪五知轻声唤道:“诶诶,长尾,下来了,让客人好好喝东西。”

    长尾抬起头朝着五知有些不情愿的“喵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朵笑了笑,继续把长尾箍在怀里,道:“嘿嘿,没事,不影响的,我可喜欢猫了,要不是工作忙,我自己都想养一只,难得长尾不怕人,让我多抱它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那行,只要不影响你就好,多担待了。”

    夏朵朝五知微笑着点点头,表示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端起牛奶喝了一口,还是那个甜咸适宜、又伴有姜香的丰富口感,怀里的猫咪“咕噜”得起劲,一瞬间,夏朵的感觉竟也有些缥缈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打。”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隐约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夏朵在弥蒙的意识中寻找声音的来处,找啊找,一个熟悉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。“咦,这不是五岁时候的自己吗?”

    小夏朵带有哭腔的继续说道:“别打,别打。”

    身边两个小男孩,一人拿着一根木棍,一人拿着石块,地上一只白色的小猫惊恐的靠在花坛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坏人,为什么要打猫咪?”小夏朵质问到。

    一位年龄稍大的男孩子坏笑道:“又不是你家的猫,要你管,让开,不然打着你了我可不管。”说罢,便举起手中的石块,准备砸向猫咪。

    小夏朵拼命的护着猫咪,小白猫已经被吓呆了,它完不知道跑开,一股劲的缩在花坛边。

    看着小夏朵不走开,拎着木棍的男孩比划着手中的棍子,吓唬道:“起开,我数三声,你再管闲事,我们就不客气喽。”

    小夏朵哭到:“坏人,为什么欺负小猫咪,我要告你们的爸爸妈妈,你们欺负小动物。”

    年龄稍大的男孩听到夏朵这么说,生气道:“告去,一只小野猫,谁管,我想打它就打它,我开心就行。”

    看着夏朵没有让开的意思,拎着木根的男孩在一旁凑热闹的倒数起来:“别理她,来吧,三、二……”

    就剩最后一声的时候,两个男孩对视了一眼,然后坏笑着一同数到:“一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,石块真的扔了出来,小白猫的耳朵完折向了脑后,它惊恐的竖立着后背和尾巴的毛,惊慌又柔弱的样子让人望着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石块从夏朵身边飞过,呈抛物线快要砸到猫咪的那一刻,夏朵伸出了左脚挡在了猫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”的一声,夏朵疼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,流血了。”看着自己的脚踝刚好被石块最尖端砸出了血,小夏朵扯开嗓子就哭了出来:“哇,哇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男孩看见夏朵被误伤,吓得立马跑开了。

    小白猫恢复了状态,看到夏朵的脚踝受伤,它慢慢走过来嗅了嗅伤口,然后对着夏朵“喵”的叫了一声,仿佛是安慰、又仿佛是感谢。

    “喵~喵”,怀里的白猫叫了两声,夏朵的意识突然被拉了回来,她的手里还端着牛奶,杯子的角度有些倾斜,里面的牛奶差一点就要撒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夏朵惊慌把杯子放回桌面,望着怀里的猫咪,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事,困意渐浓,想着自己刚才应该是迷瞪了,匆忙喝完牛奶后,夏朵便结了账,回家休息了。

    离店前,夏朵舍不得的摸了摸白猫的脑袋,然后对弗莱和缪五知说:“牛奶好喝,空了我又来。”

    弗莱:“嗯,欢迎常来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