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玄幻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采夜集 > 卷二 你的选择(2)
    穿梭,不停穿梭,大概过了一分钟时间,一道红光出现在眼前,紧接着出现了一间木屋,屋顶已经破损,看得出那是一间祠堂,就在夏朵快要坠落到地面的时候,地面上反射出一道绿色的光圈托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会砸到地上,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双手也下意识的护住了头,她惊恐的叫到:“啊。”就在这时,她发现自己悬停在了距离地面不到1米的地方,竹姬率先踏到地面,示意道:“小朵,没事,你慢慢挪一下身子,能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竹姬的提示,夏朵睁开眼睛,一时间的惊慌还让她喘着粗气,她一面提示自己冷静,一面缓慢扭动身体。

    适应了一会,夏朵尝试踏向地面,脚下的空气像垫了几层棉花垫,看上去没有物体,自己却能踏着空气慢慢走到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狂风从破损的木门外吹入祠堂内,阴冷的空气伴着屋外的枯树叶“沙沙”作响,狂风刮过树枝出现一声声仿若凄厉人声的嘶吼,周边的环境瞬间变得肃杀起来。

    夏朵害怕得退后了一步,竹姬也赶紧护到她的身前,看得出竹姬有些惧怕,但她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竹姬声音略微颤抖到:“阿木,洛溪,守护。”

    两只小神兽答道:“遵命。”然后快速飞到屋外,一左一右站定,在屋外形成一道橘色的光墙守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缪五知刚好赶到,他走到竹姬身边说道:“不会吧,才过来就遇到这么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竹姬:“丛小楼,好像越来越强了。”

    夏朵望向竹姬脚边的那只狸花猫,好奇的问道:“五知?”

    狸花猫抬头看着她答道: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夏朵顿时想哭又想笑,见过几次面的男店员居然是一只猫,这件事,太神奇了,不过,没纠结太久,夏朵就开始观察周围的一切,毕竟,今晚的经历太奇幻,她觉得自己没有做梦,可是,所处的环境、所遇的事,现实里是不可能发生,除非是自己做梦了,不然,怎么去解释这一切呢。

    夏朵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球状空间,空间很大,球体外围是许多转动着的金属和木质齿轮,它们大小衔接、环环相扣,自己所处的环境是一个独立的区域,区域外又有两、三层更为虚幻的画面包裹着,齿轮不停的旋转着,虚幻的画面也会随之跳动,仿若万花筒、又仿若西洋镜,那些虚幻的画面中,夏朵发现了几个熟悉的地方,都是城市的某些地方,她曾经去过,其唯独自己所处的这个空间,没有随着齿轮的转动跳转画面。

    正看得投入,另一阵更为强劲的冷风再次吹了过来,直直撞在了屋外的那道光墙上,两只天禄使劲抵挡着,看得出他们被巨大的力量往后推了一点距离,风撞击到光墙时,竟发出了一声“滋啦”的轻微碎裂声。

    竹姬惊慌道:“阿木,洛溪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阿木:“没事,一段时间没见,没想到她的力量居然增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再一阵冷风又袭击了过来,“滋啦”,光墙仿佛又碎裂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洛溪慌忙道:“五知,玉笛带了吗?你能不能吹动静魂咒?”

    夏朵看向五知,一只玉笛正好悬停在他的鼻子前方,五知正闭着眼在默诵着什么口诀,他的身体开始散发出一道道橙黄色的光芒,此刻,玉笛仿佛被某种力量持住,然后,一阵微弱的笛声传出。

    笛声悠远、宁静,就在这时,第三阵冷风袭来,传出屋外的笛声刚好和冷风发生碰撞,笛声消失,两股力量也相互抵消了。五知再次控制着玉笛,笛声响起,这次是等了好一会,第四阵冷风才又袭来,同样是笛声和冷风交汇的时候,两股力量相互抵消。

    不过,第二次交锋后,五知好像遭受了袭击一样,疼得轻微趴向了地面,但它迅速站起,愤怒的发出一声嘶吼,然后两只耳朵深深别在了脑后,身体和尾巴毛彻底炸开,他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,喉咙里持续发出“喵呜,唔”的叫声,不停的向那个一直没有出来的对手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洛溪:“五知,别急着生气,还能再吹响玉笛吗?她不会消停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洛溪的这一声召唤,五知慢慢冷静,他再次闭上眼默诵口诀,只是,玉笛没有被持住,反而失控落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夏朵一个激灵快速弯腰接住了玉笛。

    夏朵小的时候,爷爷教她吹过笛子,练习笛子的习惯一直保持到大学,只是后来工作太忙,她没再接触乐器,刚才五知吹响的笛声,她只听一遍就记住了旋律,没等别人安排,夏朵持好玉笛说道:“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夏朵气息充足,吹响的笛声也格外有力量,悠扬的笛声竟然响彻了这个空间,大家都惊喜的望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呀!”一阵凄厉的叫声传了过来,大家都被吓得捂住了耳朵,笛声停住时,阿木惊恐道:“她,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最强的一阵冷风袭来,两只天禄护卫时形成的光墙被彻底撕裂,阿木和洛溪也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,竹姬和五知仿佛被两只无形的大手拎起,瞬间被提升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不要~再~吹了,太吵了,我!不!喜欢!”一阵悠远的女声由远而近传来,听得出,一个人正朝祠堂方向走了,其间还夹杂着“丁零当啷”的铁链摩擦声。

    当下的状况把夏朵吓坏了,她没有听从女声的指令,她克制着恐惧,再一次把玉笛持好,刚吹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呀!”屋外的女声越发的凄厉,一条发着红光的铁链率先飞进了屋里,狠狠的挽住了夏朵的右手,她慌忙把玉笛交到左手捏好。

    一阵幽怨的女声说道:“我说过,别吹了,你怎么就是不听呐?”

    夏朵的拼命挣脱着右手的铁链,可她越使劲,自己的身体就越是被拽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竹姬惊慌道:“小朵,站好,你越动她就越发使劲。”

    夏朵站定,果然铁链没有再扯着自己。

    幽怨的女声继续说道:“姑娘,没必要多管闲事的,你要是现在回去,或许,还来得及。”说完,幽怨的声音变得张扬,女声癫狂的笑道:“啊哈哈哈,你以为你的力量可以对抗我吗?啊哈哈,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屋外一个人影逐渐显现,阿木和洛溪阻挡在了那人面前,不让她进屋,可是,女人抬起右手轻轻一挥,阿木和洛溪竟然被甩开,然后狠狠跌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夏朵心疼道:“阿木,洛溪,小心。”

    女子走进的屋子,她的两只脚踝处各拴着两根发着红光的铁链,仿佛是在锁住她的力量,她的左手腕上也有一根铁链,夏朵仔细看去,挽在自己右手腕上的铁链与之相连,没错,女子刚才就是用这根铁链拽住自己的,女子的右手有一些擦伤,不难看出,是她挣脱铁链时弄伤的。

    女子长得俊俏,白皙的肌肤,俏丽的五官,乌黑的头发用一支木簪简单的束在脑后,她身着茶白色长袄,配一条胭脂色马面裙,只是,裙脚一圈有些破损,女子也没有穿鞋,看上去,应该是明代那位大户人家的姑娘,她苦楚的样子反而让夏朵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夏朵慢慢放下了戒心,同时轻声道:“挺好看一个姑娘呀。”

    看到夏朵的状态变得松懈,五知惊慌道:“夏朵,留心,别被她骗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女子的模样瞬间变得狰狞,她白皙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,身上的衣服变得更加破烂,女子一个飞身向前,一把将夏朵推到祠堂的一颗木柱子旁,并快速掐住夏朵的脖子,将她抵在了柱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