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玄幻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采夜集 > 卷四 特殊的关照(4)
    丛小楼想起上一次自己放出的飞灵寻到隐楼后就被戚阿米消灭了,她摸了摸脸颊,上次被树藤刮伤的地方虽然复原了,可还是会隐隐作痛,她有些不甘心的自言自语到:“既然你们又过来了,那我就弄点好玩的陪你们玩玩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丛小楼走到阁楼的书房,来到一组书架前寻思着:“选哪一本书好呢?”寻了一会没有发现合适的书籍,书架角落处一盒码放整齐的书信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书信是这户人家大公子写给一位姑娘的,书信的内容丛小楼都看过,她拎起其中一封书信悬在眼前,然后邪魅的笑着:“世间的苦千千万,唯独相思的苦最熬人。”随后她又变化了表情,恶狠狠的望着书信道:“相思的苦这么熬人,要是好好把这些苦用起来,岂不是,哼哼哼哼。”

    丛小楼一把捏住书信不停的在手心间揉搓,她怨恨的念着:“这一次,靠你了。”刚说完,一只血红色的、和手掌一般大小的蝴蝶在她手中幻化成型,蝴蝶轻微的扇动着翅膀,丛小楼又对着它吹了一口气,蝴蝶更加有力的扇动着翅膀,丛小楼一声令下:“去吧,飞灵,和他们好好玩,这一次我就不出面了,哈,哈哈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只不同寻常的飞灵,它在丛小楼的操控下,快速冲出了阁楼,红色的飞行痕迹划破了夜空,它径直飞向了隐楼的位置,原先的黑色蝴蝶看到这只血红色的飞灵,都立马闪到周围的草丛或树枝间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假山附近,飞灵发出了几声“嘶、嘶”的叫声,夜里的气氛被承托得更加诡异。红色飞灵寻到了隐楼的正大门,它奋力扇动了两下翅膀,血红色的泪滴便从它的翅膀间落下,地面“刺啦、刺啦”的响着,血色的泪在地面上灼出了许多点状的烧痕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竹姬的木簪、夏朵的铜铃、戚阿米的玉笛都震动了起来,缪五知也感应到了屋外有闯入者,它凶狠的对着大门处“哈”的发出了警告。

    红色飞灵想强行闯入隐楼,试探了一下,刚加了一层保护层的楼体坚固了很多,飞灵知道继续闯入也是做无用功,它索性召唤起了黑夜中的其他飞灵,一只又一只的黑色蝴蝶陆续飞到它的身边,红色飞灵做了安排,随后它翅膀一闪,黑色的蝴蝶被分成几个小分队,一些黑蝶挡在了隐楼的正大门处,一些黑蝶飞往水塘上空,将水塘遮住,一些黑蝶像黑色的布,盖住了曼陀罗树,一些黑蝶又飞向祠堂,挡在了祠堂的门外。

    没想到经过红色飞灵这么一召唤,这里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黑色小飞灵。更可怕的是,红色飞灵竟然慢慢幻化成了一个人型的影子,隐楼外有人念起了诗句,是丛小楼的声音:“谢公最小偏怜女,自嫁黔娄百事乖。顾我无衣搜荩箧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元稹的诗。”夏朵心里疑惑道:“丛小楼到底是谁,一个姑娘家,在那个年代,她为什么会学得这么多诗词?”

    夏朵像是被蛊惑一般,听着这些诗句,不自觉的走到了大门处,竹姬拉她不住,缪五知和戚阿米挡在她面前唤了两声才让她恢复清醒。

    戚阿米:“不行,小朵还是容易被丛小楼蛊惑,现在出去,小朵容易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隐楼外水制的齿轮发出“滴答滴答”的声响,戚阿米听到齿轮的提示,开心道:“好,天要亮了,我们马上出去,竹姬,集中注意力,感应通道。”

    竹姬:“好。”

    缪五知也跳到了夏朵身边护着。

    隐楼大门一打开,好家伙,一道黑色蝴蝶组成的墙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原本看上去最为温和的竹姬,这一次被激怒了,她生气的从脑后抽出竹叶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竹叶变成长刀,戚阿米本想动手,竹姬却抢到了前面,她气愤的说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长刀发出一道绿色的强光,竹叶形状的刀影闪出,那道蝴蝶组成的墙被竹姬砍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缪五知和戚阿米惊讶道:“嚯!”

    红色飞灵看到墙体被砍断,它瞬间移动到了远处,移动间,它还是持续念着诗句。

    夏朵的意识又有些模糊,她尽力保持清醒,就在这时,竹姬感应到了通道。

    竹姬:“快去祠堂,通道在那里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戚阿米:“好。”随后一对人马便以最快的速度跑向祠堂。

    路上会有黑色蝴蝶冲出来阻挡,但是都被戚阿米、缪五知和竹姬驱散了。

    路过水塘时,戚阿米发现水塘和曼陀罗树都被黑色的蝴蝶遮住了,他惊讶道:“呵,学聪明了。”转念又一想,祠堂前方肯定也挡有黑色蝴蝶,想罢,他提示大家多多留意。

    临近祠堂时,那些黑色的蝴蝶果然挡在门前,竹姬和缪五知上前处理,黑色蝴蝶被驱散上,正当大家想跑入祠堂时,一道红光飞过,瞬间把缪五知和竹姬弹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红光仿佛在念诵着什么指令,两团黑色蝴蝶快速飞来,将缪五知和竹姬紧紧扣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戚阿米持好玉笛,他还没来得及吹响笛声,红光里发出了更为有力的声音念诵着诗句,夏朵终究抵不住蛊惑,她两眼一模糊,便径直走向了红光。

    红光瞬间缠到了夏朵身上,此时戚阿米如果吹响笛声,很有可能会对夏朵也造成伤害,他惊慌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夏朵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,她瞬间保持冷静,然后拼尽力让自己恢复清醒,这时,她手腕处的铜铃也感知到了她的想法,不停的发出“铃、铃、铃”的响声,响声由弱变强,随后一声最强劲的“铃”声发出,红光也从夏朵身上松开了。

    红光重新瞄准了目标,它寻到竹姬,“咻”的一声快速朝竹姬飞去。

    夏朵看到这一幕,她没有多想,三步两步跑到了红光前,然后挡在了竹姬身前,夏朵汇集了极强的意念,一道橙红色的光屏弹出,护在了夏朵面前,然后直接把红光挡得粉碎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空挡,缪五知和竹姬都脱了险,几人相互帮助跑进了祠堂,竹姬一声招呼,众人看见通道,然后依次钻入其中。

    有惊无险,几人安返回了采夜居,这次夏朵利用铜铃抵挡了丛小楼的飞灵,大家都很开心,这就意味着夏朵的力量在快速增长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战之后夏朵的身体受不了,第二天她便发起了高热,整个人萎靡不振了两天。

    白副总看在眼里,有些担心,一天晚上夏朵在家里休息,突然接到了白副的电话。

    白铭青:“小朵,在家休息吗?”

    夏朵:“白副,在。”

    白铭青:“哎,你总是不愿意叫我老白。”

    夏朵没有说话,白铭青继续道:“对了,方便来小区门口吗?”

    夏朵:“哈?”

    白铭青:“我在你的小区门口,方便的话出来一下,我有点事,说说就走,不耽搁你太久。”

    夏朵很好奇白副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在哪个小区,但是她也没好追问,想了一想,她便套好外衣,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夜已深,小区附近的路上没有太多人,夏朵刚走到门口,便看见白副总一身休闲运动装站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白铭青手里拎着两个袋子,看见夏朵出来,他把袋子递了过去,命令式的说道: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夏朵只能接好,白铭青看了她一眼,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我就是送这两袋东西给你,没其他事了,你注意休息。”说罢,他就转身快步离开了,只剩夏朵一头雾水的站在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回到家打开袋子一看,其中一袋装了两盒感冒药,另外一袋装了一件薄款的长外衣。

    工作上很辛苦,采夜人的身份也开始消耗夏朵的精力,白副突然的关心让夏朵的心里起了波澜,但是对于白副这个人,夏朵还有所顾忌,她表情复杂的说道:“往后,怎么办好呢?”